年味都去哪儿了

其他 时间:2022-05-28 17:34:53 我要投稿

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”的年味去哪里了!

——题记

又是一年春节,窗外听不见以往那“噼噼啪啪”的鞭炮声,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个冷清的年夜饭,小孩子说几句吉祥话,讨个红包,便都回各自的房间去了。年过得凄凄冷冷的。我早早地躺在床上,听着窗外一辆辆车呼啸而过的声音,不禁回想起小时候在祖母家过得年。

小时候,每逢过年,我和妹妹都乐得不得了。一到腊八,祖母就坐不住了,带着我和妹妹开始大扫除。祖母极其爱干净:窗帘,取下洗净;楼梯,一阶一阶地用抹布认真擦洗;碗盘,逐个洗得光亮如新;地板,拖到可以照出人的全影。我和妹妹也不闲着,一会儿拿扫把“打战”一会儿在地板上“滑冰”祖父看见我们玩闹,便笑,走过来,用手指在我们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一下,慈爱地叫我们“小捣蛋鬼”

刚到小年,我和妹妹就等不及了,呼朋唤友,迫不及待地把准备过年才放的鞭炮拿出一大半,组成一支小分队,到田间地头放鞭炮去。

我们将鞭炮放在田埂上,让一个胆子大的孩子点起一支随手拾起的枯麦秆。他一手拿着麦秆,一手招呼我们都躲到他身后。我们都屏气凝神,注视着那根渐渐靠近引线的麦秆。一看到引线被点燃,我们便纷纷躲到邻居伯伯家的麦秆堆后,头齐刷刷地探出麦秆堆,仔细观察引线的长短。与我们同来的小黄狗倒是一点也不害怕,小碎步跑到鞭炮旁,左嗅嗅,右闻闻,任凭我们怎么叫都不理会。它还转过头来,对我们“汪汪”地叫两声,好像在说:“这是什么东西呀?把你们吓成那样。”

突然,鞭炮炸开了——噼哩叭啦一阵响。这可把小黄狗吓得不轻,一下子跳出一米多。我们看着它在田埂旁吓得发抖,笑得直不起腰。

春节一到,年味就更浓了。一到下午,老人围坐聊天的声音,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,小孩子们嬉闹的声音此起彼伏。每家每户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一到家,便将家中办喜事才用的大圆桌搬到院子里,摆出一圈木长椅。一张张圆桌就如一个个圆滑的汤圆,团团圆圆。

当每家的长辈一落座,家家户户的厨娘们便从自家厨房中端出一道道自己最拿手的好菜,端到各张桌上。菜一到桌旁,厨娘们都会说一两句吉祥话,以示对大家的祝福。一道道菜香气诱人,刚一沾桌,便引起了一桌人的哄抢,小孩子们叫着嚷着,好不热闹。

刚吃到一半,孩子们便坐不住了,纷纷站起来,有的喊着要父母给压岁钱去买鞭炮,有的孩子索性在圆桌下玩起捉迷藏。小孩子们最喜欢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圆桌下玩捉迷藏了,偶尔有一两次撞到了桌边,无论多疼也只是苦笑一两声。因为长辈们说,过年哭是不吉利的。

现在的春节,除了年夜饭,红包和毫无看点的春节联欢晚会之外,别无它物。年过得越来越冷清,不知是时代变了,还是孩子的心性变了,抑或是那岁月偷走了该有的年味罢!

热门文章